发表于:

对化学的无知会阻碍民主政治进展



对化学的无知会阻碍民主政治进展

对我而言,农药「阿拉尔」的论战具有使人谦卑,以及教育的和训示的意义。它是一个机会教育,而不是让我们趁机去反对环境学家。我就从中学习到一些化学,我也从印度的博帕尔事故中学到一些,我还打算从下一个化学灾难中再学习一些。因为,当知识伴随某些重要事物(像是灾难、人的遗体,甚至是淫秽可耻的事物)出现时,人们的心智才会打开。所以,就教育的意义来说,我们可以从发生的事中获得知识。

这幺一谈,我们已经进入教育的话题。我认为教育是民主政治过程中非常重要的一部分,它是公民的权利与义务。其实,我对科学文盲的关心,并非着眼于它限制了我们人类势力的基础,或是对我们在全球经济竞争力上的影响;我感到忧心的,在于它代表教育失败。我有以下两点说明。

首先,要是我们不了解周遭世界运作(尤其是人类製造添加的东西)的基本道理,就会被疏离于环境之外。无知所导致的疏离,会使人贫乏,使我们感到无能为力也没有行动力。要是不了解这个世界,我们可能会发明出神祕的事物和新的神祇,就好像很久以前人们对闪电和日月食,以及圣爱尔摩之火(St. Elmo's fire)和火山的硫黄喷发现象,发展出的传奇说法。

我忧虑的第二点是,对化学的无知会增添民主政治进展的阻碍。我深信一个必然的事实,那就是必须授权「一般人」来做决定,决定遗传工程或废物弃置地点,决定哪些工厂是危险的或安全的,或决定是哪种药会上瘾、药品应不应该管制等事务。公民可以要求专家对他们解释利弊,说明有哪些选择、利益和可能的风险。但是却不能授权专家做决定;只有人民和人民代表才有权决定。此外,人民还有一项责任,那就是他们必须学习足够的化学知识,有能力去抗拒化学专家充满诱惑的说辞,因为这些专家可能联合起来支持不法活动。

接着,很重要的一点,就是建立小学和中学程度的化学课程,使之普及于社会大众;同时还要训练和嘉奖教授这些课程的老师。这些化学课程必然要忠于主题的思想核心,也必须是具有吸引力、能促进思考和引发兴趣与好奇心。教育的目标主要应该放在非主修科学的学生和有学识的公民身上,而不是对专攻化学的人讲授。我相信专攻化学的这些年轻人,会出现新的化学家和聪明的物质改革者;但是,除非我们教导他们的朋友和邻居(那百分之九十九的非化学家)化学家做的究竟是什幺样的事,否则那百分之一的化学界新星和改革者,也无法充分发挥自己的潜力。


摘自《大师说化学》

对化学的无知会阻碍民主政治进展

数位编辑整理:林柏安,陈子扬
Photo:pixabay,CC0 Licensed.